但赤裸的上半身上还留有明显的伤痕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6-27 21:35    次浏览   

就在这时,一名男子突然站出来,表示愿意帮忙抬担架。谁知道,担架刚往楼下走了几步,男子自己不小心摔倒了。他气急之下破口大骂。“说我们来得不够快之类的。我当时就和他说,救人重要,别骂了,耽误救治。”小陶说着,和同事将病人抬到了一楼。

考虑到伤情,在知会了警方后,小陶三人也先行前往医院就医。司机小周右眼遭到拳击充血,视线模糊。“当时我开车,把受伤较重的小陶和医生小张送到医院。”急救医生小张表示,自己手机也被对方砸坏。

“因为病人块头比较大,我和司机(同时兼职急救员)两个人不好抬,就喊他们一起来搭把手。”没想到,小陶的提议无人响应。“一直在旁边骂我们,说来得太晚之类的话。”小陶这才发现,那些男子也都满身酒气。

小陶:委屈肯定是有的。这次被打算是个特例,但是在救援过程中,我们急救人员遭受各种各样的冷言冷语是家常便饭。有时候,病人打120时情况说得不清楚,地址说的不准确,或者是小区内门牌比较绕,我们希望家属能够到路口、标志性建筑下面引导一下,但有些家属就会认为我们服务不到位,偷懒。

一旁的女急救医生焦急地大喊,并拨打了110报警。“他们看报警了,就一下子都跑了。”小陶栽倒在地,才发现,自己的鞋子不知何时不见了踪影,脚底板因为被拖行,已经一片鲜红。“混乱中,司机和女急救医生也都被打了。”

“其实,我们另一名救护员已经第一时间通知了急救中心派另一辆车将病人接走,不能耽误病情。”随后,病人被另外一辆救护车就近送到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

“这些都是当时被打的,除了外伤,医生说还有脑震荡和耳朵出血,需要进一步观察是否有颅内损伤。”小陶指着眼部的淤青说,眉毛处还有缝合过的伤口,颈部、胸部、脚部都有不同程度的出血外伤。“脚上是当时被他们拖着打,一路摩擦出来的。”

上海市急救中心负责人表示,三名受伤急救人员正在疗养,这次遭遇对他们的心理造成不小伤害,现配合警方调查此事并作出性质认定。“120出车时一个团队只有三个人,随车携带的只有医疗急救品,没有医院保安、110联动等来保障‘单兵作战’的急救人员安全。”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了当时收治该病人的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下午2点55分送到医院的,送来情况还可以,送到抢救室治疗后,大概下午4点多,他就自行离开了,没有大碍。”

“收到通知,我们就立刻从待命的分站出发了。”小陶说,当时他们车上共3人,“除了我还有一名司机和一名女急救医生。”小陶说,从位于淮海路上的455医院“120”分站到位于古宜路180弄的现场,车程约2公里。“我们2点13分左右就到了。”

昨天下午,记者找到了事发地点——位于古宜路180弄3号的绿汇商务酒店门口。据酒店服务员介绍,当天中午确实有多名男性在餐厅用餐。“可能是公司宴请,喝了不少酒。”服务员说,其中一名男子喝多了,躺倒在地。随后同行人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倒地的男人看起来也不算太危急,还是有点意识的。但后来不知怎么回事,其他几个人和120急救人员吵起来了。”

小陶:辛苦没关系,我们更希望得到的是家属和病人的理解。很多家属可能由于着急、心情不好,态度不佳,这种心情都可以理解,我们急救人员也会尽可能安慰对方。不过我们也希望,在急救人员尽力救治伤者的同时,能够得到应有的尊重和理解。

小陶:在很多人眼里,我们急救员和担架工是划上等号的,就是运送病人,没有技术含量。但其实我们都是身兼数职,除了抬担架,协助急救医生快速、安全地把病人转移,还需要掌握包扎、止血和心肺复苏术等急救技能。因为如果遇到重大车祸或者灾害,现场受伤人员众多的话,光急救医生不够,我们都需要具有急救的基本能力。

本以为病人抬到楼下,男子的激动情绪也就过去,但令小陶万万想不到的是,到了楼下,男子突然边喊“要你话多”边追打小陶。

小陶:我们一接到电话,立刻就出发了,完全是按照急救流程发车、救援,不存在延误的情况。我们从出发到抵达不超过10分钟。我们一开始都一直忍让。我就说了句“你们这样会影响我们救人的。”不知道是不是这句话让他们误会,以为我不愿意救。

昨天下午2点多,记者在位于宝山的家中见到了正在卧病休息的小陶。“本来医生是让我住院的,但是我不希望家里人太担心,就和他们说一点小伤。”床上的小陶看起来气色还不错,但赤裸的上半身上还留有明显的伤痕。

很快,警方赶到,但现场只剩下打人者所属公司负责人。该负责人等打人者散去后,指着已躺在担架上的患者向受伤的急救人员说:“你们还不送他去医院,如果他有危险,你们要负责。”

随后,小陶被多人围堵、按在一辆车前,混乱中还被一块砖块砸中头部,当场鲜血直流。

不过,更多的是,对于救护车抵达时间的指责。有时候确实是晚了些,有路况原因,也有高峰时候用车紧张原因。但家属会一股脑全怪在我们急救人员身上。晨报记者:既然这么委屈,你有想过离开这个岗位吗?

从现场拍摄的视频看,当时小陶一路往停车场位置跑,多名男子在其身后紧追。其中一名穿着花色上衣的黄发男子手持棍棒,朝着小陶狠狠挥去。

为此,市医疗急救中心呼吁,上海的急救车辆,重点是保障危重患者的救治,对病情稳定的普通转院和康复出院送回家的对象,尽量错峰呼叫和使用。

小陶说,6日当天正值他上白班。下午2点左右,上海市医疗急救中心龙华分中心接到出车任务,徐汇区古宜路有一名疑似酒精中毒病人需要救治。

徐汇警方证实,8月6日14时20分许,分局接110报警称在古宜路有多名男子殴打他人。民警赶到现场时,打人男子均已离开现场。经初步了解,系120急救中心医护人员在对一名醉酒男子救治期间遭该男子同伴谩骂与殴打,目前公安机关已展开调查。

高温下的申城,上海中心城区医疗救护用车量剧增,近日来日均高达1000余车次。上海市医疗急救中心昨天表示,8月份会持续高温,急救业务量会居高不下,救护车运行将面临巨大压力。

据市医疗急救中心介绍,为缓解一线高峰用车压力,市医疗急救中心于近期开设科室应急队伍加班车,高峰时段中心城区可投入运行的当班救护车能达到120辆,但还是难以满足市民需求。

到场后,急救医生立刻对患者进行诊断,初步判断为酒精中毒。“当时患者躺倒在宾馆两楼和三楼楼道的拐角处,地上有呕吐物,很滑,担架不好抬。”小陶当时就让一旁围着的七八名男子拿来桌布,垫在地上方便搬运。

小陶:急救员工作强度很大,每天12个小时待命,随时准备出车,风雨无阻,加班是家常便饭,再加上待遇不高,流动性很大。但是,我倒是从来没想过要离开,至少现在没有。这毕竟是份救人的工作,当顺利把病人送到医院,家属一句感谢,就会让我很欣慰。

据市医疗急救中心有关负责人介绍,在目前的急救出车任务中,约有四分之一的病患并非十分危重的救治对象,甚至有些病人认为叫救护车送医院要比自己去医院看病更能得到重视和尽快救治,这对原本就紧张的急救资源造成了极大的浪费。